相关文章

欧洲制造工厂大搬家

  在柏林墙倒下后,日本住友电工集团也像其他电子产品供应商一样,加入到在东欧地区设厂的潮流中。它们建造的工厂,覆盖了波兰到保加利亚一带。直到今天,人们还可以在这些地区找到已经运转十几年的工厂。但是,现在住友电工却又在转移战线,从欧洲东部移往欧洲南部的北非地区——古老的摩洛哥港口丹吉尔和地处麦田之间的突尼斯城市苏斯。

  “马格里布”在开放

  东欧的人力成本已经被抬高,来自住友电工的高层说,这意味着利润摊薄,但是北非工人的工资相比东欧要低很多,而且那里有数之不尽的渴望工作的人们。

  住友电工并不是特例,很多国际公司的工厂都在地中海沿岸的4个发展中国家里寻找落地机会。包括摩洛哥和突尼斯在内的这一带,拥有8400万人口,在过去5年里,这里已经吸引了300亿美元外资。这些钱投资领域广泛,从汽车到航天业,从五星级度假村到为跨国企业服务的呼叫中心。

  甚至利比亚和阿尔及利亚这两个一贯对跨国公司进入严格管制的国家,也开始通过吸引外资,启动缓慢发展的经济。这两国不仅打开外资进入的大门,在地底下也接好了通往欧洲的天然气管道,这个地区已经被欧洲视为取代俄罗斯的备选能源供应地。

  “这个‘马格里布’联盟国家(由摩洛哥、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利比亚和毛里塔尼亚等地处北非的国家组成,简称马盟,其成立的初衷是,作为共同市场,增加和欧洲谈判的力量)有很不一样的政治体系,但是它们都正跑在同方向的轨道上。”法国银行前高管人员安瑞·阿佐雷评价道,他以前是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的经济顾问。

  而“马格里布”——非洲语的意思是“太阳升起的地方”——目前很有可能加大对外开放,尽管全球经济目前动荡不安。该地区2009年的平均预期经济增长率为:突尼斯3.7%,利比亚5%,其他几个国家则介于其间。德国安联集团旗下信用保险公司的最新报告,给突尼斯和摩洛哥的评级,比匈牙利、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高很多。该公司分析员说:“虽然马格里布国家或多或少地受到了金融危机的冲击,但是这个地区的活力,足够支撑其渡过难关。”

  “穷”国家的吸引力

  马格里布国家的吸引力很明显:它临近欧洲,摩洛哥首都丹吉尔距西班牙仅仅8英里(约合13公里);该地区政局相对稳定,商业环境也很友好;而且,在这个地区开设工厂成本很低,普通工人的平均工资为195美元到325美元一个月,在东欧罗马尼亚的法国雷诺汽车企业的普通工人,月薪为671美元,约合4600元人民币。

  这些数字解释了为何雷诺正在丹吉尔建造其全球最大的工厂。这个工厂有望招收6000名工人,摩洛哥官方称其可能吸引相关产业公司,能解决3.5万人的就业。这个工厂有望为“马格里布”联盟国家的人们,提供更廉价汽车。

  欧洲的航天工业工厂也在这个地区开了花。来年,空客计划在突尼斯开设一个造价7600万美元的工厂,计划招收1500名工人,而因为空客的落地,尾随而来的原材料供应商已经为当地提供了超过1万个工作岗位。一家波音和摩洛哥皇家航空公司合资的企业,已雇佣了600多人,每人月薪为315美元,每周工作44小时——比欧洲的规定要长很多。更重要的是,这里少有工会,这方便经理们配合订单,要求工人加班。摩洛哥一家合资工厂的负责人说:“我们有竞争力,这不仅因为薪水低,还因为这里的管理更加灵活。”

  站在摩洛哥著名城市卡萨布兰卡政府的大楼里,可以俯瞰古老的城区:到处是弯曲狭窄的街道。但是在市郊,工人们正在为拔地而起的科技园区做最后修饰,这里将成为呼叫中心,为戴尔这样的公司提供服务。法国巴黎银行在这里也有服务部门,这家银行希望在原法国殖民地区找到熟悉法语的廉价劳动力。

  突尼斯教育质量超美国

  另外一个吸引跨国公司的原因是:这里有很多技术工人,这多亏了摩洛哥和突尼斯对教育的重视。在世界经济论坛最近的《全球信息技术报告》中,突尼斯的数学和科学教育质量名列全球第7位(美国为第48位)。摩洛哥甚至打算开设美国模式的大学,所有课程都是英语授课,学生们有望在国外读至少一个学期的课程。

  开车从卡萨布兰卡出发,周围的景观变化很快,从拔地而起的信息大楼,到满是灰尘、晃荡着驴车的小村,再到撒哈拉。摩洛哥45岁的国王,和突尼斯长久以来掌权的总统宰因·阿比丁·本·阿里,在其国内都拥有私人公司,这些公司的管理相对松散,离改革完成还有很长路要走。

  尽管存在着不确定,但是“马格里布”地区受金融风暴冲击较小,不像东欧,这里没有严重依赖外资,没有大量外债。虽然联合国称,该地区的投资在去年下降了5%,但是比起中东欧的21%,还是相当乐观的。